今天是: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艾滋病预防当前位置:首页 > 艾滋病预防
善待艾滋病病人

浏览:693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6/08/19

心理问题 
  大多数HIV感染者或艾滋病患者在心理方面的问题是环绕着不肯定性和需调整的问题。 
  患有HIV感染,一般都会出现对于生命的希望和期待的不肯定性,可能集中在家庭和工作两方面。甚至更主要的不肯定性可能涉及生活的质量和存活时间的长短、治疗效果和社会的反响。所有这些问题的远期后果比较难于预料,仍需真诚和坦率地进行讨论,但通常应注意鼓励要看到前途和希望。 
  对于不肯定性的反应,HIV感染者必须作出各种调整,甚至明显地无反应,其本身也可能是否定的一种调整(见下文)。人们应从最初被告知有感染或疾病的消息时起就开始调整。他们的日常生活就是对不肯定性和调整的紧张心理反映。这就是导致出现其他社会心理问题的紧张心理,随时都表现为或多或少的突出和强度。

恐惧感
  有HIV感染或疾病的人有许多恐惧。最为多见的是害怕死亡,特别是害怕在单独和痛苦中死去。恐惧的原因可能见到过爱人、朋友或同事因病或因艾滋病而死亡。还可能由于不太了解涉及什么和如何处理问题。正如大多数心理方面的问题一样,惧怕和惧怕所产生的压力,通常可通过清楚的和积极的公开而得到解决。在处理各种难题(包括接受朋友、家庭或咨询员的帮助)时应当讨论心理方面的问题。

失落感
  HIV感染者在其生活和志向、身体诱惑力和能力、性关系、社会地位、经济收入稳定性以及独立性方面均有失落感。随着护理需要的增加,也会有失去隐私和支配生活的感觉。病人能感受到的最常见的失落感或许是感到失去了信任。发生HIV感染后的生活在许多方面会失去信任,其中包括担心前途,由于他人的消极和/或污辱行为而担忧妥善处理爱人和提供保护者的能力。对许多人来说,认识HIV感染将首次迫使他们承认自己在道德上和身体上的弱点。

不幸感 
  HIV感染者经常对他们已经发生或预计将发生的损失深感不幸。他们对密切的家庭成员、爱人和朋友施加于他们的影响也可感到不幸。通常同样是这些人在日复一日地支持和照料着他们,并眼看着他们的健康每况愈下。

内疚感
  作出HIV感染的诊断常常会激起可能会传染给他人或对自己可能会导致传染的行为感到内疚。还会对患病可能引起爱人和家庭,特别是儿童的悲痛而内疚,同时还会联想起以往使他人感到痛苦和至今尚未解决的问题而可能更感内疚。

压仰感
  多种原因可以出现压抑感。治疗无方和由此感到的无能为力,失去个人控制可能与经常性医学检查有关,以及知道病毒已遍布全身等都是引起压抑的重要因素。同样,知道其他人已故去或患有HIV感染,以及体验到失去生育能力和长远计划等都可造成压抑。

否认
  有些人以否认的态度来对待他们已发生感染或疾病的消息。有些人最初的否认态度可能以积极的方式来处理诊断的震惊,然而,如果坚持这一态度,否认可能起反作用,因为这样的人可能拒不接受HIV阳性者的社会责任。

焦虑
  焦虑可以很快就成为HIV感染者生活中的固定现象,表明这种长期不肯定性与感染有关。引起焦虑的许多原因反映出以上讨论的问题,并与以下各项有关:

· 短期和长期预后;
  · 感染其他疾病的危险性;
  · 将HIV传染给他人的危险性;
  · 社会、职业、家庭和性方面的敌视及排斥;
  · 抛弃、隔离和身体的疼痛;
  · 害怕在疼痛中或不尊严地死去;
 · 怎样尽可能地保证今后的健康;
  · 爱人和家庭应付的能力;
  · 获得适当的医学/牙科治疗;
  · 失去隐私和担心保密;
  · 今后在社会和性方面不受欢迎;
  · 有效地行使职能的能力越来越差;
  · 身体和经济上失去独立性。

发怒
  有的HIV感染者可能认为他们不幸发生感染而表现发怒,他们常常感到(或有关他们的信息)没有受到很好的或不被重视的管理。发怒有时对发生HIV感染以自我责备的方式向内发泄,或以自我破坏(自杀)的行为方式发泄。

 自杀活动或思想
   HIV感染者有明显增高的自杀危险性。自杀可被看成逃避痛苦和不舒适或减少所爱的人的羞耻和不幸的一种方式。自杀可能是主动的(如有意的自伤造成死亡)或被动的(如隐瞒或不顾HIV感染或疾病的一种可能致死的合并症的发生)。

 自我珍重
  在发生HIV感染的早期自我珍重常受到威胁。被同事、熟人和爱人的抛弃可很快使之感到失去信任和社会身分,因而感到自我价值减少。由于受HIV相关疾病对身体的影响,例如引起面部毁容、身体消耗和身体变弱或失去身体控制,会使这一问题复杂化。

 疑病症和强迫状态
  过多注意健康,甚至极小的身体改变或感觉均能导致疑病症,这种情况多为短暂性的,并限于诊断后很快一段时间内出现,在一些难于调整对疾病认识的病人中也可持续存在。

 精神上的顾虑
  担心死亡来临、孤独和失去理性控制可出现精神上的寄托以及寻求宗教支持。在讨论宗教和精神上的寄托时,可出现犯罪,内疚、请求饶恕、和解以及容忍等行为。
作出艾滋病诊断时,将出现以上行为和其他方面的许多顾虑,或变得很明显。发生新的感染、患有肿瘤以及在重度劳累时,都可出现明显的情绪和心理影响。如果艾滋病患者遭受家庭或朋友排斥,以及失去正常的社交关系时,这方面的影响将会更大。

 基于此我们更应正确对待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不惧怕,不恐慌,不歧视;以人道主义精神帮助他们解决生活和工作中的困难,只要按照预防艾滋病的措施行事就不会受到传染;医务人员不得拒绝为艾滋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服务。